-ST飞马“折翼”,数十亿资金蹊跷流向供应商

?

* ST Pegasus像襟翼一样掉到了悬崖的底部,一个包装精良的骗局终于到了歌曲的尽头。今年第一季度,该公司的收入从去年同期的近12亿元降至近1亿元。随着股票价格不断创新,由于承诺,合并和其他原因,真正的控制人不断涌现。股价疲软,实际控制人黄壮宇涉嫌“跑路”,而上市公司高管已离职。目前,* ST Pegasus已被中国证监会以涉嫌违反规定为由进行调查。深圳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监局重点关注其100亿元预付款和应收账款的真实性。

“中国证券报”的一项调查发现,* ST Pegasus向五家供应商支付了86亿元预付款,其背后有雾。以上所有公司都与* ST Pegasus和实际控制器密切相关。除支付预付款外,上市公司还“慷慨”为对方提供贷款担保;随后,它参与了大量的诉讼。长期关注* ST Pegasus资本家杨进(化名)直言,* ST Pegasus与相关贸易公司有着密切的一致行动关系特征。对于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疑问的几家贸易公司,* ST Pegasus没有对该公司的供应商做出积极回应,只表示已在定期报告和相关公告中披露了相关事项,并表示与上述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和其他关系,发现与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和其他关系没有任何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 ST Pegasus所处的供应链行业近年来经常出现问题,并逐渐成为上市公司利用供应链中上游和下游公司资金的新途径。监管机构已经意识到这一趋势,并将其作为高度优先事项。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最近向各大银行和保险机构发布了《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推动供应链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指导意见》,特别强调防止虚假交易和虚拟融资。

神秘的预付款对象

* ST Pegasus真正的控制人员对资金的挪用提出了担忧。在2019年5月17日和18日,* ST Pegasus收到了深圳证券交易所和深圳证券监管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的年度报告函,重点是* ST Pegasus Annual披露的预付款总额125.02亿元报告。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的真实性,可收回性和坏账准备的合理性。

“中国证券报”的一项调查发现,* ST Pegasus向一家上海贸易公司支付了大笔预付款,两家公司经常提起诉讼,使交易异常。

* ST Pegasus 2018年度报告显示,公司的预付款额为87.73亿元,占公司净资产的440.12%;年度审计会计师不能与公司的交易执行和长期未结算的预付款业务性质和回收有关,表达意见的可能性。关于前五大供应商和公司预付款项的具体余额问题,* ST Pegasus于6月4日回复询问函,称该公司向五家公司预付了85.77亿元人民币,占所有预付款的97.76%。其中,上海****实业有限公司预付60.9亿元。接近监管层面的人士向中国证券报披露,上海公司被命名为上海昌然实业有限公司(“上海长然”)。在这方面,* ST Pegasus没有回复上海长然是否是第一家预付款供应商,只是说它已在定期报告和相关公告中披露。

上海昌然成立于2011年1月,是一家有色金属贸易公司。招聘平台公司数据显示,上海长安主要经营电解铜,锌锭,铝锭等大宗商品的国内及进出口贸易,并与铜冶炼厂,铜生产商和贸易商进行广泛合作。分布产品(包括贵叶,金川高淳,潼关等)辐射华东,华北和华南。

%5C

上海长然办公室摄影:余梦萌

上海长然的背后是什么?中国证券报记者追溯了上海昌然的注册历史,公司首次注册,深圳市赫克贸易有限公司(“深圳赫克”)和深圳市和拓矿业投资有限公司(“深圳市和拓”)2.5百万元,孙志清投入500万元。 2014年3月,公司注册资本由1000万元增加到6000万元。其中,深圳河科和深圳河拓各投资1500万元,孙志清投资3000万元,业务范围增加了金银产品的销售。调查发现,深圳和拓的监事是蔡斌;由蔡斌控制的泸溪县银河镇天柱港煤矿是* ST Pegasus的供应商。 * ST Pegasus在2010年半年度报告中披露,煤矿欠下8,820万元。

2014年11月,* ST Pegasus宣布与上海昌然合作增加公告。该公司表示,自2009年以来一直从事煤炭供应链服务,并于2011年开始提供有色金属供应链服务。该公司的有色金属供应链服务主要利用公司外国金属的资源和信息优势。交流和国内资源,收集国内制造商的需求,现场价格交易和相关监管仓库的现场交付,主要是为了满足下游客户的原材料渠道和采购要求。该公司的上游客户主要包括上海昌然,嘉能可等国内外大型供应商。

深圳和拓和深圳赫克分别于2015年1月和2016年7月退出上海长安。根据工商登记数据,孙志清目前持有上海昌然51%股权,李健持有49%股权。这两家公司的公司较少,没有相关的公共信息。

招聘平台公司资料显示,上海昌然在香港拥有一家全资控股公司香港汇荣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主要从事进出口贸易。 “中国证券报”记者从香港公司注册处搜查,发现只有汇荣国际贸易(香港)有限公司(“汇荣国际”)。汇荣国际于2013年12月注册。该公司只有一位董事罗慧荣,公司秘书是罗慧琴。根据两人身份证,他们都来自陕西省宁强县,他们出生于1992年。汇融国际仅在2014年进行了年度审查,没有后续更新。该公司于2018年退市,并于9月解散。

对于上海长安,资金流入数十亿美元,中国证券报记者近日访问上海,发现其注册网站是虚拟地址。该公司的实际办公室位于上海市郭泉路43号财富中心银座2106室。上海长然在办公楼只租了一间约50平方米的办公室。室内装饰很普通,办公室可容纳10人左右。记者在门外观察,发现只有两名员工在车站工作。

被指协助掏空上市公司

* ST Pegasus与上海昌然的关系非同寻常。中国证券报记者注意到,今年2月,平安银行上海分行以金融贷款合同纠纷为由起诉上海昌然,飞马投资,孙志清,黄壮琪等人。今年6月,广州市天河区人民法院披露了广州财务担保中心有限公司和上海昌然,* ST Pegasus,Pegasus Investment,孙志清,黄壮琪,宏伟和国家能源集团江苏燃料有限公司。担保赔偿纠纷案。今年7月,杭州久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起诉了上海昌然,* ST Pegasus,Pegasus Investment,孙志清和黄壮宇的贷款合同纠纷。

* ST Pegasus Holdings股东Pegasus Investment Holdings Co.Ltd。亦为上海昌然提供担保。深圳证监局于今年3月公布了由* ST Pegasus控股股东Pegasus和实际控制人黄庄宇发布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指出Pegasus Investment未披露对外担保。在2018年1月至8月期间,飞马投资控股有限公司的东莞飞马物流有限公司(“东莞飞马”)利用东莞市黄江镇的五项土地资产作为上海长春的抵押品。但是,这四家公司共提供了19亿元的债务担保,占公司2017年末净资产的44.3%,为42.9亿元。

令人感兴趣的是,在东莞飞马为上海长安提供担保后,股权关系发生了变化。 2018年8月16日,Pegasus投资扩大* ST Pegasus Holdings,东莞飞马的股份,* ST Pegasus与东莞飞马的持股比例从96%下跌至39.62%,输给东莞。飞马的控制。

* ST Pegasus及相关方可为上海长然提供全面支持。上海金融法院今年6月披露的民事判决书显示,2017年11月20日,平安银行上海分行与上海长然签订合同《综合授信额度合同》,规定上海将获得10亿元的综合授信额度。并获得最高金额。保证商业承兑汇票的贴现金额为9000万元。根据协议,合同项下的上海长然债务由飞马投资,孙志清和黄壮琪担保,承担连带责任。 Pegasus投资股东大会表示,Pegasus Investment明确理解并同意所担保的信贷使用是为上游非关联公司购买电解铜。 2018年6月5日,上海昌然与平安银行上海分行签订合同《汇票贴现合同》。上海长然申请面值9000万元的优惠券。抽屉和接收器都是* ST Pegasus。

上市公司“慷慨”支付了近61亿元的预付款,并经常向供应商提供担保。市场参与者对上述现象表示怀疑。杨金(化名)是一位长期关注* ST Pegasus的资本家,他直言不讳地说,上海长然与黄庄旗和飞马有着密切而协调的关系。 “* ST飞马预付给上海昌然的61亿元人民币,最终流量很可能是黄壮琪本人。”

* ST Pegasus告诉“中国证券报”,该公司与上海没有任何关系和其他关系,也没有与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和其他关系发现任何关系。该公司没有为上海长然提供担保和信贷等财务支持。大股东提供的担保主要是公司向上海长然支付款项的担保。

供应商存疑

* ST的Pegasus的其他供应商也有疑虑。据* ST Pegasus透露,荆门市****贸易有限公司的预付款为11.72亿元,排名第二,占所有预付款的13.36%;第三镇江*** *贸易有限公司预付款项为7.32亿元,占预收款项的8.34%;深圳市****贸易有限公司的预付款为2.86亿元,排名第五,占所有预付款的3.25%。

通过比较大量公共信息,“中国证券报”记者发现了上述三家公司的踪迹。荆门远通贸易有限公司(简称“荆门圆通”)于2010年上半年入选公司五大欠款单位名单。荆门远通欠ST ST Pegasus 6100万元供应商。 * ST Pegasus在2013年半年度报告中称,镇江华商金恒贸易有限公司(“镇江华商金亨”)出现在其他应收账款的第五位,金额为2000万元。镇江华商金恒的母公司是深圳市艾普贸易有限公司(简称“深圳爱普”)。巧合的是,深圳爱普在招聘平台上指出,它与包括* ST Pegasus在内的众多国内大型企业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接近监管机构的人员确认了荆门远通,镇江华商锦恒和深圳艾普* ST Pegasus披露的供应商。

与此同时,相关诉讼使这种关系更加清晰。 2018年12月,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布了对企业贷款纠纷实施情况的裁决。其中,涉及江西榕江新区江铃鼎鑫网络小额信贷有限公司与深圳爱普,飞马投资,邹立欢,张建清,浦新淼,张惠娟,东莞飞马物流有限公司之间的贷款合同纠纷。今年6月30日,湖北省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披露,法院受理杭州久裕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与* ST Pegasus,Pegasus Investment,荆门圆通,黄庄琦,彭宇之间的纠纷。案件。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披露,广州市融资担保中心有限公司起诉镇江华商金恒,* ST Pegasus,Pegasus Investment和黄庄奇,以担保还款权纠纷为由。该案件将于今年9月开始。

随着大量诉讼的到来,挪用资金的道路逐渐暴露出来。根据中国判决文件网今年4月1日披露的判决,广东省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审理了广发银行深圳分行与* ST Pegasus及关联方之间的金融合同贷款纠纷。 2017年3月30日,广发银行深圳分行与* ST Pegasus《授信额度合同》签订合同,提供信用额度最高信用额度9.49亿元,最高信用额度3.49亿元;信用额度有效期自合同生效之日起至2018年3月29日。

与银行的协议是* ST Pegasus,但收银员有另一个人。 2018年1月3日,飞马国际(* ST Pegasus)向广发银行深圳分行提交《银行承兑汇票申请书》,并根据上述《授信额度合同》开立了三张银行承兑汇票;收件人为荆门圆通贸易有限公司,公司起草金额为4500万元,4500万元,4700万元,合计1.37亿元;发行日期为2018年1月3日,汇票将于2018年9月28日到期。

这个过程非常一致。上海长安,荆州远通,镇江华商金恒几家贸易公司和* ST Pegasus,Pegasus Holdings和黄庄奇被列为债务人债务追偿的金融维护者。杨进认为,这表明* ST Pegasus和实际控制人与上海长然,荆州远通,镇江华商等所谓供应商有着一致的利益关系。如果黄庄琦和Pegasus Holdings正常偿还债务,上述诉讼将不会发生。该诉讼震撼了“抽屉”中的事物,并认为随着事件的发生,黄庄挪用资金的道路将逐渐变得清晰。

针对上述三家供应商的身份问题,* ST Pegasus没有做出积极回应,只说“公司与上述公司的纠纷主要是账单纠纷。上述公司与公司及其他关系没有任何关系,并且没有相关性。利益安排。“

监管机构高度关注

据公开资料显示,* ST Pegasus是一家现代物流供应链服务提供商,涉及国际采购散货,国际国内物流,企业供应链服务以及专业交易市场建设和管理。公司赢得了许多荣誉,包括广东省的大型重点企业和深圳的重点物流企业。

“中国证券报”记者指出,作为行业的重点企业,* ST Pegasus的“爆炸”并不出人意料。其所在的供应链行业存在大量风险敞口,许多公司通过虚假交易参与卖空相关上市公司的资金。

宁波东丽2018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公司亏损31.92亿元,同比下降4796.91%。该公司表示,净利润的急剧下降主要是由于该子公司多年来的年度财富供应链的财务欺诈和经营亏损,以及巨额坏账准备。

2017年初,宁波东丽通过发行股票和支付现金收购年度财富供应链的100%股权。交易对价为21.6亿元。年度富裕供应链是深圳老牌供应链企业之一,为客户提供进出口报关,仓储,分拣,物流和资金结算支持等服务。

宁波东丽随后披露,李文国及其公司供应链执行团队在与公司签订绩效薪酬协议的过程中涉嫌隐瞒年度财富供应链的实际运作。通过一些海外附属公司,他们侵入了公司的资金并与客户勾结。大榭进行金融诈骗,骗取公司股票和现金代价21.6亿元,骗取公司增资2亿元,并欺骗公司为年度富裕供应链保证15亿元人民币,导致公司遭遇重大损失经济损失。

6月20日,博信股份和诚兴国际控股的实际控制人罗静被公安机关扣留。许多机构和上市公司都“被枪毙”。诺亚财富公告,上海格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高飞资产”)信贷基金,为成兴国际控股有关第三方公司提供34亿元供应链融资。根据Gopher Assets的说法,已知的信息是该案件是一个精心策划和故意欺诈案件。

监管机构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中国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最近向各大银行和保险机构发布了《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推动供应链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指导意见》,特别强调防止虚假交易和虚拟融资。上述《意见》阐明银行业金融机构应建立和完善整个供应链金融链的风险控制体系,提高事件发生前,中,后各方面风险管理的针对性,有效性和有效性,确保资金流向实体经济;监控核心企业,核心企业和上下游连锁企业交易的业务状况,分析供应链的历史交易记录,加强对物流,信息流,资金流和第三方等信息的跟踪和管理。党的数据;应对交易的真实性和合理性进行尽职调查和专业判断。